媒体:舰长因疫情求援遭撤职 美军方有三重意图
来源:媒体:舰长因疫情求援遭撤职 美军方有三重意图发稿时间:2020-04-06 02:57:52


两天后,高承勇被正式收押白银市白银区看守所。看守所对高承勇设置了专门的单屏显示器,24小时监控他的一举一动,实行无缝监控。2018年3月29日,“白银连环杀人案”宣判的前一天,遇到线路故障,时任白银公安分局政委的李林明专门来白银区看守所检查指导工作,对高承勇进行谈话教育,做心理辅导。次日,高承勇被判处死刑。

1990.09——1992.06甘肃省人民警察学校公安专业学习

上世纪90年代,白银街头几乎没有监控探头,案发前后也几乎没有目击者和间接证人。但凶手在历次罪案现场都留下了线索,甚至连指纹都懒得擦,直接挑战警方权威。

2005.12——2007.12白银市公安局白银分局刑事侦查二大队队长

囿于当时技术落后,DNA只能保存血样、检验血型。取指纹也远没有想象的简单,甚至连比对指纹都是靠刑警拿着放大镜看。那段日子里,舆论频频质疑警方,认为他们是“吃干饭的”。重压之下,白银市公安局开了个誓师大会,在小礼堂,上百号人喊了口号。

令人愤慨的是,部分无良的西方政客和媒体为了牟取私利,基于意识形态偏见,刻意忽视中国及时发出的提醒与通报,借疫情对中国进行攻击抹黑。当中国1月底暂时关闭武汉对外通道时,西方政客与媒体热衷于炒作人权话题,却对中国分享的疫情信息反应冷淡,白白浪费了中国人奉献牺牲抢来的时间;当欧洲国家采取与中国相似的防控手段时,《纽约时报》公然采取“双标”,成为全球笑柄。更恶劣的是,当全球疫情多点暴发之时,西方部分政客为遮掩自己的治理无能,不断“甩锅”中国。

截至2019年6月,白银全市公安机关共打掉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6个,恶势力犯罪集团10个,恶势力团伙23个,村霸街霸5个,抓获涉黑涉恶犯罪人员443名。

李林明1992年从甘肃省警校毕业后就在白银市公安系统工作,至今27年警龄,是一名老刑侦。2000年5月起,在白银市公安局白银分局从事刑侦工作11年;2011年6月,获任白银市公安局指挥中心主任,一年后又回到白银分局,担任副局长4年,政委2年,期间短暂调任会宁县公安局局长任职一年。

该集团在发展过程中,还伴随着非法拘禁、故意伤害、寻衅滋事、容留吸毒、插手纠纷调解、聚众强势摆事等违法犯罪行为,长期以来,称霸一方为非作恶,给老百姓心理上造成恐惧,在当地人民群众中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。

简历显示,李林明1969年12月出生,甘肃靖远人。